當前位置: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一生蕭騷托豪素——鄭板橋與他的《道情十首》
2019-11-11

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

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古代

1119日(周二)18:30

嘉德藝術中心B1A

(北京市東城區王府井大街1號)

 

    在乾隆朝揚州八怪中,鄭板橋是最受歷代民眾關注的一個。他多才多藝,為官剛正有直聲,尤關心民瘼,有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這樣令人覺得溫暖的名句被到處傳頌。他寫給弟弟的家書,亦多有關心鄰里、流浪者的諄諄托付。而他的為人、為官、作畫作詩更多有詼諧處發人會心一笑。故他的畫,他的書法,就成了乾隆后諸藏家競相爭逐的對象了。

    鄭板橋所作道情十首,在民間傳頌甚久,宜讀宜唱。唱出了窮苦書生的潦倒和憤世嫉俗,寫出了他自己感嘆人生,看破富貴榮華,功業更替,世道無常的失意心態。其詞作于雍正三年,他游京師謀求進取失意而歸,自認落拓不得志,因此情緒低落,牢騷滿腹,道情十首寫的就是當時悲觀的情懷。乾隆元年鄭板橋登第成進士,改變一生的機會就在眼前,但他仍將十二年前所作的這幾首道情用他特有的六分半書記寫下來,以表示自己仍是舊日的板橋,胸中猶是昔日蕭騷也。不愿將往時的牢騷,一朝得志,則諱言之。愿意暴露真實的自己,此板橋所以為板橋也。

    因為道情寫得非常有情緒化,故隔十二年用法書寫出,板橋筆底也情緒激越,一枝毛筆在腕下使轉騰挪,忽楷忽行,忽大忽小,忽輕忽重,忽迅疾忽滯緩,忽粗若墨團,忽細似游絲,一任心情之波瀾,跌宕起伏瀉于紙面。真有風雨驟至,落花滿地之慨,是他書法中極為精彩的一件。

    板橋書道情詞,余屢見之,詞亦不盡同,蓋隨手更易耳。一生跌宕牢騷,奇趣橫溢,俱流露于詞中。

——何紹基



 

20191111_113008_019.jpg

鄭燮(1693-1766
分書《道情十首》書法: 20×342 cm
后跋: 21×107 cm
手卷水墨紙本
乾隆二年(1737)作
題識:雍正三年,歲在乙巳(1725年),予落拓京師,不得志而歸,因作道情十首以遣興。今十二年而登第,其胸中猶是昔日蕭騷也。人于貧賤時,好為感慨,一朝得志,則諱言之。其胸中把鼻安在。西峰老賢弟從予游,書此贈之,異日為國之柱石,勿忘寒士家風也。乾隆二年人日,板橋居士鄭燮書并識。
鈐?。褐[樸?、克柔
鑒藏?。橫┲?、長宜子孫、墨緣室來氏收藏書畫記、楨父審定(二次)、桂梯真賞之章、來未叔、陸士鑒賞
后紙:
1.
何紹基(1799-1873)題跋:板橋書道情詞,余屢見之,詞亦不盡同,蓋隨手更易耳。一生跌宕牢騷,奇趣橫溢,俱流露于詞中。字仿山谷,間以蘭竹意致,尤多別趣。山谷草法源于懷素,素師得法于張長史,其妙處在不見起止之痕。前張后黃,皆當讓素師獨步,即板橋亦未能造此境也。連日借得楊石泉中丞所藏懷素自敘帖,把玩不忍釋。忽于澹如觀察兄處持示此卷,欣然記此。板橋有知,恐不謂然也。同治庚午(1870年)冬至前一日,何紹基漫記于定香亭室。鈐?。何z(參見《中古書畫家印鑒款識·何紹基》1印,474頁)
2.
岐農題跋:板橋先生一代之奇人也。其文奇、其字奇,觀其文、跡其字,而先生躍躍見于紙上。今安得如斯人者,相與抵掌于一室哉。篆者吾知其為篆,隸者吾知其為隸,六朝吾知其為六朝,真行草三體,吾知其為真行草三體。若不論其為篆、為隸、為六朝、為真行草,而一以貫之,合無數眷屬為一眷屬,而其意中并不知有無數眷屬,直視為一家眷屬,于先生外,吾見亦罕。書法自唐宋以來,及于本朝,無論何等面目,皆被前人占盡,于此而欲別開生面,非遯入于怪僻之途,不足以見長矣。顧怪僻之途,豈盡人所能遯入。且有意造作而為怪僻者,人見之,鮮不欲吐。若先生者,大抵學古而化,至于無所不可,而后是為是書,豈一意怪僻者所能學步哉。丙午暮春,岐農得此卷,藏于斟觚齋,喜而書之。鈐?。罕﹁妒臀模菏鍆創焊辭?,夕陽西下水東流。將軍戰馬今何在,野草閑花滿地愁。列位曉得這四句詩是哪里的?是秦王苻堅墓碑上的。那碑陰還有敕勒布歌,無非慨往古之興亡,嘆人生之奄忽。凄凄切切,悲楚動人。那秦王苻堅,也是一條好漢,只因不聽先臣王猛之言,南來伐晉。那曉得八公山草木皆兵,一敗而還。身死國滅,豈不可憐,豈不可笑。昨日板橋道人,授我道情十首,倒也踢倒乾坤,掀翻世界,喚醒多少癡聾,打破幾場春夢。今日閑暇無事,不免將來歌唱一番,有何不可。
老漁翁,一釣竿,靠山崖,傍水灣。扁舟來往無牽絆,沙鷗點點輕波遠。荻港蕭蕭白晝寒,高歌一闋斜陽晚。一霎時、波搖金影,驀抬頭、月上東山。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愛綠槐。茫茫野草秋山外,豐碑是處成荒冢,華表千尋臥碧苔,墳前石馬磨刀壞。倒不如、閑錢沽酒,醉醺醺、山逕歸來。
老頭陀,古廟中,自燒香,自打鐘。兔葵燕麥閑齋供,山門破落無關鎖,斜日燕黃有亂松,秋星閃爍頹垣縫。黑漆漆、蒲團打坐,夜燒茶、爐火通紅。
水田衣,老道人,背葫蘆戴袱巾,棕鞵布襪相廝稱。修琴賣藥般般會,捉鬼拏妖件件能。白云紅葉歸山逕。聞道是、懸崖結屋,卻教人、何處相尋。
老書生,白屋中,說黃虞,道古風。許多后輩高科中,門前仆從雄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龍。一朝勢落成春夢。倒不如、篷門僻巷,教幾個小小蒙童。
盡風流,小乞兒,數蓮花,唱竹枝。千門打鼓沿街市,橋邊日出猶酣睡,山外斜陽已早歸,殘杯冷灸饒滋味。醉倒在回廊古廟,一憑他雨打風吹。
掩柴扉,怕出頭,剪西風,鞠逕秋??純從質侵匱艉?,幾行衰草迷山郭,一片斜陽下酒樓。棲鴉點上蕭蕭柳。撮幾句盲辭瞎話。交還他鐵板歌喉。
邈唐虞,遠夏殷,卷宗周,入暴秦。爭雄七國相兼并,文章兩漢空陳跡,金粉南朝總廢塵,李唐趙宋慌忙盡。最可嘆、龍盤虎踞,盡銷磨、燕子春燈。
吊龍逢,哭比干,羨莊周,拜老聃。未央宮里王孫慘,南來薏苡徒興謗,七尺珊瑚只自殘,孔明不算個英雄漢。早知道、茅廬高臥,省多少、六出祁山。
撥琵琶,續續彈,笑庸愚,警懦頑。(未央宮里王孫慘),四條弦上多哀怨,黃沙白草無人跡,古戍寒云亂鳥還,虞羅慣射孤飛雁。收拾起、漁樵事業,任從他、風雪關山。玉笛金簫良夜,紅樓翠館佳人?;ㄖδ裼锫?,轉眼西風一陣。滾滾大江東去,滔滔紅日西沉。世間多少夢和醒,惹得黃粱飯冷。你聽前面山頭上,隱隱吹笛之聲,想是板橋道人來也。乘此月明風細,不免從他唱和追隨,不得久留談話。列位請了!
著錄:
1.
《壯陶閣書畫錄》(下),裴景福撰,第622-623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版。
2.
《鄭板橋全集》,卞孝萱編,第791-793頁,齊魯書社,1985年。
3.
《鄭板橋外集》,鄭炳純輯,第104頁,山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出版:
1.
《板橋書道情詞墨?!?,有正書局,1915年版。
2.
《板橋書道情詞》,武漢古籍書店,1991年版。
3.
《板橋書道情詞墨?!?,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19935月版。
本件拍賣標的處于保稅狀態下,詳情請見本圖錄《保稅拍品競買須知》。
The item is held under the bonded status, please check the NOTICE ON AUCTION OF BONDED LOTS in this catalogue for details.

20191111_113008_020.jpg

分書《道情十首》局部

20191111_113008_021.jpg

《板橋書道情詞》書影

20191111_113008_022.jpg

分書《道情十首》局部

20191111_113008_023.jpg

《板橋書道情詞墨?!肥橛?/SPAN>

 

鄭板橋與《道情十首》

朱萬章

    《道情十首》是鄭板橋(1693—1766)于清雍正三年(1725年)創作的以勸喻世人、諷刺世事為目的的十首詞曲。他借助老漁翁、老樵夫、老頭陀、老書生、小乞兒、老道人等諸多不同身份者,來詠唱人生哲理,很有看破紅塵、淡泊逍遙的意趣。因是鄭板橋平生得意之作,故多次書寫來饋贈友人,或書十首全詞,或截取一段書寫,以故究竟寫過多少件,已經不勝枚舉。在明清時期,畫家同題多作的現象并不鮮見,如陳洪綬就畫過多件《羲之籠鵝圖》、康濤也畫過多件《三娘子像》,書法家也偶有書寫過多幅同主題作品,如董其昌就寫過至少兩件《晝錦堂記》和《裴將軍詩卷》,但像鄭板橋一樣,對同一主題的內容不厭其煩地書寫無數次,而且在不同時期以冊頁、手卷、立軸等不同形制來書寫,則還是比較少見的。

    因數量龐大,要準確統計鄭板橋到底書寫過多少件《道情十首》,現在也不可能。但從傳世的部分作品來了解其書寫《道情十首》的情況,基本還是可行的。據不完全統計,就公庫所藏,較為典型的《道情十首》有廣東省博物館藏本(以下簡稱粵博本);而私家流傳有序的作品,則數晚清民國時期裴景福(1854—1924)藏本(以下簡稱裴藏本)。兩件作品在鄭板橋《道情十首》中,頗具代表性。前者無年款,后者則書于清乾隆二年(1737年),鄭板橋時年四十五歲,是在其創作詞曲之后的十二年所書。

    粵博本《道情十首》雖然沒有年款,但從書風看,和裴藏本風格較為接近,應是與裴藏本大致相近的時間所書。粵博本引首鈐朱文長方印板橋,卷尾鈐白文殘印,并無題跋,亦無任何鑒藏印鑒。裴藏本中,除鄭板橋鈐白文方印鄭燮印和朱文方印克柔外,還有鑒藏印多枚,分別是卷首裱邊鈐白文方印鄒辳之章和朱文方印長宜子孫,卷首下端鈐一朱文方印,漫漶不清;卷中鈐朱文方印墨緣室來氏收藏書畫記及朱文騎縫章楨父審定;卷尾鈐朱文長方印桂梯真賞之章、朱文葫蘆印來未叔和白文方印陸士鑒賞。在拖尾處則有何紹基(1799—1873)和鄒辳題跋。裴景福在其《壯陶閣書畫錄》中著錄該卷,詳列印鑒、書文及題跋,獨不見鄒辳的鑒藏印鑒和題跋,據此推知鄒氏當為裴景福之后的鑒藏者。


20191111_113008_024.jpg

拖尾處何紹基題跋

    粵博本和裴藏本正文部分基本相同,只有極個別字相異,如正文孔明枉作那英雄漢,粵博本作孔明枉做這英雄漢,裴藏本作孔明不算英雄漢。正如何紹基在裴藏本中題跋所說:板橋書《道情詞》,余屢見之,詞亦不盡同,蓋隨手更易耳。這種少量的不同多因作者抄錄時的不經意或臨時改動,或可以資相互???,訂正刊本之正誤。粵博本和裴藏本最大的不同在于正文之后的作者題識,反映出作者書寫的狀態。粵博本在正文之后只有道情十首四字,其后有殘損,不見鄭氏署款,僅有半枚殘??;裴藏本在正文之后則有長題曰:雍正三年,歲在乙巳,予落拓京師,不得志而歸,因作《道情十首》以遣興。今十二年而登第,其胸中猶是昔日蕭騷也。人于貧賤時,好為感慨,一朝得志,則諱言之,其胸中把鼻安在?西峰老賢弟從予游,書此贈之,異日為國之柱石,勿忘寒士家風也。乾隆二年人日板橋居士鄭燮書并識。由此可知,《道情十首》是在鄭板橋郁郁不得志之時所創作,而書寫此卷時則已登瀛洲,撫今追昔,有感而書。此卷是為其弟子西峰所書,且用心良苦,希冀其日后若得大志,不忘當初寒士家風,其拳拳為師之心,躍然紙上?!兜狼槭住反是酥0邇旁謔б庵鋇撓蝸分?,一如何紹基所言:一生跌宕、牢騷、奇趣俱流露于詞中,而在得意之時,他則不厭其煩地反復書寫此詞曲,胸中猶是昔日蕭騷,寄書明志,不忘初心。他在感喟的同時,為后世留下了可圈可點的墨寶,實在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

     至于粵博本和裴藏本的書風,則基本反映了鄭板橋成熟時期較為典型的六分半書特色。他在書寫時,字體或大或小,筆道或粗或細,有的字如、、、、等諸字的筆劃一筆拉下,縱筆取勢,形成亂石鋪街的藝術效果。何紹基認為他的字仿山谷,間以蘭竹意致,尤多別趣,但細審之,則黃庭堅(山谷)的遺韻并不多,倒是以畫入書,以蘭竹之筆揮灑書法的意趣非常明顯。清代詩人蔣心余亦有詩論及鄭板橋的書畫同源:板橋作字如寫蘭,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橋寫蘭如作字,秀葉疏花見姿致,這與何紹基的點評可謂異曲同工。何紹基的這些評語均為裴藏本的跋語,其中有部分已被馬宗霍(1897—1976)收錄于《書林藻鑒》中。


20191111_113008_025.jpg

分書《道情十首》局部

20191111_113008_026.jpg

《板橋書道情詞墨?!?、《板橋書道情詞》書影


值得一提的是,裴藏本《道情十首》在民國時期便有珂羅版行世。魯迅(1881—1936)在其日記中就曾記載于19121026日和1931419日兩次分別在北京和上海購買《板橋書道情詞墨?!酚壩”?。第二次購買則是為了贈送給日本友人增田涉(1903—1977)。據其記載,該影印本即依據裴藏本所印制。裴藏本《道情十首》歷經清代、民國時期諸家所鑒藏,在1949年以后更有多種影印本行世,化身千萬,飛入尋常百姓家,讓更多的人在深味鄭板橋失意時期不平則鳴的銘心巨制的同時,更能欣賞到以八分書與楷書相雜,自成一派(《揚州畫舫錄》評語)的獨特書風。這可謂既是板橋之幸,也是后輩如我者之幸。

請橫屏觀看

20191111_113008_027.jpg

20191111_113008_028.jpg

20191111_113008_029.jpg

20191111_113008_030.jpg

20191111_113008_031.jpg

640.webp.jpg

20191111_113008_033.jpg

20191111_113008_034.jpg

20191111_113008_035.jpg

640.webp (1).jpg

20191111_113008_037.jpg

20191111_113008_038.jpg

20191111_113008_039.jpg

20191111_113008_040.jpg

20191111_113008_041.jpg

 

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

預展

嘉德藝術中心

11/13-11/16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丨珠寶翡翠

11/17-11/19

郵品錢幣丨珠寶翡翠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11/14-11/16

中國書畫丨瓷器及古董珍玩丨佳釀臻茗丨古典家具及工藝品丨古籍善本丨金銀器丨名人手跡

 

拍賣

嘉德藝術中心

11/16-11/20

 

20191111_113008_042.jpg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