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髹飾夢繁華——元明宮廷漆器
2019-11-11

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

供御— 宮廷瓷器及古董珍玩

時間

11月17日(周日 20:00)

地點

嘉德藝術中心B1層B廳

(北京市東城區王府井大街1號)

 

  剔紅是中國漆藝的經典品種,是將髹漆、繪畫和雕刻相結合的工藝。在中國制漆工藝中,剔紅的制作工序可謂最多,制作周期亦為最長,藝術表現力最為突出,甚至成為中國漆器工藝的代表而廣受國內及日本、歐美收藏家的垂青。

 

 

  經過宋代近三百年漆器生產的興盛時期,元代漆器工藝在其基礎上日臻完善,進而盛極一時,成為中國漆器藝術的繁華時代。元代制漆工匠主要活躍于浙江嘉興,元初甚至于該地設官作嘉興漆作局,負責漆器的生產制作。明王佐《新增格古要論》中有記載:“元朝嘉興府西塘楊匯有張成、楊茂剔紅最得名?!閉懦?、楊茂二人亦代表著元代雕漆技藝的最高水平,在當時即名播海外,影響深遠。張成所制剔紅一般堆漆肥厚,刀法渾厚結實,高度發揮線條的藝術性,較之宋器,具有著更為純熟的技法。

 

Lot 3523

元 張成造剔紅海水靈芝雙螭龍盤

“張成造”三字單行針劃楷書款

D 17 cm

來源:

日本私人舊藏

參閱:

East Asian Lacquer, The Florence and Herbert Irving Collection,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John P. O'Neill, 1992, P63。

Lot 3523 款

 

  中國嘉德今秋所釋 “元 張成造剔紅海水靈芝雙龍盤”便是頗為罕見的張成造剔紅佳器。此盤木胎,內外髹朱漆百層,口沿圓厚,所飾錦紋與北京藝術博物館藏元代楊茂造剔紅梅花紋盤(《中國漆器全集·三國-元》,圖156)的口沿所飾相同,是較為少見的元代剔紅邊飾,張成、楊茂均選用此飾,與二人同為嘉興籍漆工,互相影響不無關系。

 

元 楊茂造剔紅梅花紋盤

北京藝術博物館藏品

 

  盤心以繁而不亂的海水紋為地,口沿下飾濤濤海浪,其內飾二盤桓螭龍,圍繞著中心的折枝靈芝,螭龍刻畫細膩,目、齒、舌、角、發等細處尤見功力,同時四肢有力,動感十足。二螭龍軀干上之絨毛亦十分生動,一只刻作弧形,一只刻作圓形,于細微處足見功力。外壁施如意紋,刀法深圓,頗具時代特征。外底髹黑漆,一側針劃“張成造”款,筆劃流暢,一氣呵成。全器漆色鮮紅,色彩純正,布局層次分明,工藝繁狡。雕刻舒張有力,刀法渾厚宛轉,藏鋒不露,厚樸生動,磨工隱起圓滑,是張成傳世剔紅之代表作,極為罕見。

  由于張成作品在其去世后,方受宮廷重視,加之漆器傳承不易的特性,而在國內傳世極為稀少。據查有關資料,今國內博物館收藏元代張成所制漆,也是鱗毛鳳角。用作盤心裝飾的海水靈芝雙螭紋,為宋元時期流行紋飾,在絲織品、元代瓷器上皆可見到,紋飾造型夸張,剔紅雕刻精細,風格富麗華貴,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元末明初,剔紅器物所飾圖案多為花卉、山水、人物、花鳥等,類似本品螭龍紋者實屬少見。

 

元 剔紅雙螭龍紋盤

大英博物館藏品

宋 剔黑螭紋圓盒

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藏品

 

  本品盤心布局螭龍紋與大英博物館藏“元代剔紅雙螭龍紋盤”及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藏“宋代剔黑螭紋圓盒”紋飾極為相似,均以雙螭龍為主題紋飾,四周輔以靈芝紋裝飾。

 

明宣德 剔紅雙螭橢圓盤

故宮博物院藏品

 

  故宮博物院藏有剔紅雙螭橢圓盤(《中國漆器全集·明》,圖42)。盤橢圓形,圈足。盤心雕海水為地,二螭身姿夭矯,追逐其上,周圍綴以靈芝。盤內壁在黃地上刻靈芝紋。外壁雕纏枝花,有牡丹、山茶、梔子、芙蓉等。外底髹黑漆,無款。從風格看,應為宣德朝制品。此盤所飾海水螭龍靈芝紋飾,與嘉德今秋“元 張成造剔紅海水靈芝雙龍盤”所飾紋飾頗為相似,對比二品恰可體會元代與明早期剔紅風格之差異,故宮博物院所藏明代作品漆層肥厚,突出飽滿豐腴的藝術效果。不過螭龍表現之動感及細節處理,當不如今秋所釋張成作品。

  在中國漆器史上,元代晚期剔紅藝術因有張成、楊茂兩位宗師級人物的存在,而備受后世推崇。不過,若以數量之多、品質之精而論,剔紅直到明代永宣時期才真正達到第一個高峰。

 

明宣宗宣德皇帝朱瞻基畫像

 

  明代國姓為朱,國色尚赤,對朱漆器物愛重有加。剔紅工藝也由此取得了長足發展。在永樂帝三次頒贈日本國王的禮物清單上,共計有漆器209件,其中除2件朱漆戧金器、4件朱漆素髹器外,其余均為剔紅。這一驚人比例顯示出剔紅地位的重要與造作的興盛。

  據后世記載,永宣時期剔紅主要產自北京的“果園廠”。這一機構不見于官修史書、典志,應該不是正式的名稱。果園制器之精,自明代后期始,即受到人們高度評價。明代著名鑒藏家張應文便在《清秘藏》卷上《論雕刻》中稱贊道:“我明永樂年果園廠所制及宣廟所制……用朱、用胎精美之甚?!?/P>

  永宣剔紅的風格與工藝全面承自元代晚期,又加以發展。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工匠世代傳承的關系。永樂朝,元代雕漆大師張成之子張德剛受到皇帝賞識,擔任營繕所副,使得原本屬于嘉興地區民間的漆器工藝進入宮廷,并成為主導。明萬歷《嘉興府志》記載中便有記載:“張德剛,嘉興西塘人,父成,善剔紅器。永樂中,日本、琉球購得之,以獻于朝。成祖聞而召之,時成已歿,德剛能繼其父業,隨召至京面試稱旨,即受營繕所副,賜宅復其家?!?張德剛進入果園廠后,將張成家傳技藝傳入宮廷,奠定了明早期宮廷剔紅漆藝的風格?!恩凼溫肌方庖環綹褡芙崳安胤媲宄?,隱起圓滑,纖細精致”。文人筆記中聲稱永樂年果園廠“制漆朱三十六遍為足”,今見傳世精品髹漆厚者應在二百遍以上。

  傳世永宣剔紅造型以盒、盤為主。高濂《燕閑清賞箋》中曾提到蔗段式、蒸餅式、撞式三種。其中,蔗段式盒今見最多,其形如甘蔗截斷,作扁圓筒狀,平頂、直壁,臥足或無足。盤則以圓形最為常見,淺腹,盤壁至盤心過渡平緩,圈足較為厚實。此外,也有橢圓、荷葉、菱花、葵瓣等形制。

  裝飾題材主要有花卉、山水人物、動物等。傳世作品中以花卉作為主紋者尤多,如茶花、牡丹等,往往以一朵或數朵大花為主,點綴若干花蕾,襯托以繁茂的枝葉?;ɑ芑咕W魑ㄎ瞥魷衷諗?、盒的內外壁上。一般采取纏枝花的形式,將桃花、菊花、牡丹等各季花卉連為一體,花卉有正面、側面、盛開、含苞等不同形態,變化多端,俯仰生姿。工匠對花瓣和葉片的處理尤為精到?;ò甑淖?、葉片的翻卷,起伏不大而又栩栩如生?;褂幸桓鎏氐闃檔米⒁?,永宣時剔紅花卉紋多刻在黃地上。簡潔平整的黃地,既將主題紋樣襯托得鮮艷明快,也可以作為雕刻深度的另一種標志。

  山水人物題材將人物活動置于自然山水之間,反映出文人的高情逸趣。天、地、水采用不同的錦地表現,使畫面層次分明,取得了很好的藝術效果。

  動物題材中禽鳥較多,龍、鳳、螭等祥瑞題材也有一定數量。它們常將花卉作為背景,基本不刻錦地。

  宗教性題材剔紅傳世較少。元明清三代,藏傳佛教盛行于世,亦對工藝美術產生了直接影響。永樂、宣德時,梵文裝飾已見于陶瓷、漆器。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剔紅梵文荷葉式盤(《故宮漆器圖典》,圖31)。

 

明宣德 剔紅梵文荷葉式盤

故宮博物院藏品

 

  盤作橢圓形,荷葉邊。盤心飾橢圓形開光,中心為六瓣蓮花,內雕有頭體梵文;左右復有兩朵蓮花護持,其下可見黃地。盤內壁則在方格錦紋地上刻纏枝蓮,上托八吉祥;外壁為雜寶。外底髹黑漆。足內側邊緣刀刻填金“大明宣德年制”豎行楷書款。學界普遍認同,其造型、圖案、款識等均反映出宣德朝剔紅的特點,代表了明初果園廠制器的高超水平。

 

Lot 3524

明宣德 剔紅纏枝花卉開光梵文橢圓盤

“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單行填金楷書豎款

L:19.5 cm

來源:

日本實業家景山熊造舊藏

參閱:

《故宮經典·故宮漆器圖典》,故宮出版社,2012 年,第42 頁,圖 31。

 

  現存永宣剔紅器基本為傳世品,主要藏于兩岸故宮。日本等其他國家、地區以及私人亦有一定數量的收藏。由于缺乏出土物作為標準器,永宣剔紅的斷代主要通過與較可靠的傳世品進行比對,以及參考刻款等。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髹飾夢繁華——元明宮廷漆器

Lot 3524 款

 

  中國嘉德今秋所釋這一件 “明宣德 剔紅纏枝花卉開光梵文橢圓盤”所飾梵文、紋飾布局、款識風格均與故宮博物院藏品頗為相類。盤呈橢圓,造型優美,亦以黃漆為地,上髹朱漆百層,盤心飾海棠形開光,中心亦飾六瓣蓮花,其內雕有頭體梵文,當為六字真言。中心開光兩側亦有蓮花護持,對比故宮博物院藏品有所變化,突出了蓮蓬紋飾,簡化了蓮葉及折枝荷葉的裝飾。內壁所飾為纏枝花卉紋,花朵飽滿圓潤,花葉碩大繁茂。中心所飾梵文六字真言、內壁所飾纏枝花卉紋,均與永宣青花瓷器上所飾有異曲同工之妙。外壁則飾如意紋,飄逸灑脫。外底髹黑漆,漆質堅美。于器底左側邊緣刀刻填金“大明宣德年制”六字豎行楷書款,不同于永樂時期劃款之法,字體端正有力,書寫方式與間架結構與故宮博物院等各大博物館藏宣德剔紅作品相同。除上述二者對比外,故宮博物院藏一件明永樂剔紅葡萄紋橢圓盤,背面亦飾如意云紋,造型、背面紋飾亦可與本品相較。綜上所述,可確定本品確為明宣德官辦漆器作坊果園廠之剔紅佳作。

 

明永樂 剔紅葡萄紋橢圓盤”

故宮博物院藏品

 

  另通過前文對于永宣剔紅器裝飾題材的介紹,可知若本品裝飾宗教題材者剔紅作品頗為罕見。由于目前明初宮廷果園廠雕漆作品保存至今者甚少,多為博物館珍藏,能流通者更是寥寥。若本品裝飾梵文六字真言者,除故宮博物院所藏一例,當為目前市場上首次出現,實為罕見的明宣德宮廷剔紅絕佳之作。

 

 

  元-永宣剔紅器漆層肥厚,雕刻細膩,打磨圓潤,技藝精絕,格調高雅,是中國漆器史上的瑰寶,也是后世不斷取法學習的典范。其影響也越出了國界,此時期的剔紅漆器在日本歷代傳承,散入公私收藏流傳至今。如今秋嘉德所呈現的這兩件漆器都為日本藏家舊藏?!懊饜?剔紅纏枝花卉開光梵文橢圓盤”明確為日本實業家景山熊造舊藏之物,或是宣德時期流入日本亦為可知,幾經流轉,今番重現,不免感念機緣。

 

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

預展

嘉德藝術中心

11/13-11/16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丨珠寶翡翠

11/17-11/19

郵品錢幣丨珠寶翡翠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11/14-11/16

中國書畫丨瓷器及古董珍玩丨佳釀臻茗丨古典家具及工藝品丨古籍善本丨金銀器丨名人手跡

 

拍賣

嘉德藝術中心

11/16-11/20

 

{ganrao} 公式大全 斗牛游戏棋牌 送10元以上的彩金? 正规分分彩计划app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在家兼职开网店 捕鱼王者 安卓 电玩城千炮捕鱼技巧 长春棋牌游戏 快乐扑克3走势图360 用哪个app赚钱最快 海王捕鱼外挂辅助器软件 意甲和德甲哪个水平高 大唐游戏中心下载 吉祥棋牌游戏下载 15选5 复式投注查对表